在北京的这些天

在北京的日子这转眼也要一个月了 记得上个月的今天我还待在潍坊的家里 现在挺怀念我那个小卧室的 感觉那卧室好大 刚来北京的第二天看到我现在住的那个宿舍 我就立马头疼了 很小很烂啊 没阳台还 还超小 有十个平米么我都不知道 还要四个人住 又摆了两张桌子 简直要挤死了 然后早上起来穿外套准备出门的时候屋里都站不开人 然后那几天挺乔的 跟心里的北京想想差距很大啊 这里简直就是个庄里 地方偏的要命 那些吃饭的地方 那宿舍后面的破地方 简直是不想去想
但是随后几天不知道是我认了 还是我在北京水土不服了 变得能吃能学能睡了 晚上基本第一个去洗漱睡觉 早上绝对第一个起床 上课也不打盹 也不去迷恋什么所谓的网络吧 不能上网就不上网呗 直到现在吧 我依旧在这过着积极向上的生活
刚刚在翻我们这张沫老师主编的第六期的《草根》杂志里面开头的一篇文章 叫作《激情点燃梦想》 大概说的就是人越活越大 慢慢的忘了挺多东西吧 忘了什么时候打扫过房间 忘了翻翻以前的相册 忘了上次出去旅行的日子 忘了和朋友那些打打闹闹的日子 忘了自己的一些梦想 还提到了朋友嘴边挂着的越来越多的是“忙”这个字 看到这个“忙”字的时候 可能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还没有啥感触吧 上大学的日子 在QQ上问起别人干嘛呢 回答总是闲着呢 玩呢 无聊呢 确实啊 上着QQ的还能忙到哪里去 就像网上说到的整天上QQ的 无非就是那些上班没事做 下班没人爱的 哎哎哎~ 虽说我现在也不去上QQ了 确实不想去上那东西了 原来迷恋的要命 但是现在真的是感觉上去聊天吧 这个年龄段的动不动就聊到将来 然后头疼 要不就是从QQ空间里看到有些人的生活太灿烂 嫉妒 或许现在就是闲吧 有时候挺想让自己忙起来 闲着很可怕啊 时常感觉孤独 或许现在闲是未来的我们所羡慕的吧 就像那篇文章里提到的忙 或许我以后会很充实吧 充实的我都来不及胡思乱想了 或许以后都忘了梦想在哪吧 虽说现在来北京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来的吧 嘴里老说着的北漂是为了理想而定的吧
二十岁的男的确实挺迷茫的 这是从网上看到的 上面说二十岁是男的最迷茫的日子 为了理想啊 为了生活啊 要想好多好多 而二十岁是女的最灿烂的日子 最天真烂漫的日子 当然这两句话前面还有一句就是男的,你要感谢二十岁时跟你交往的女的 唉 二十岁呀 那天打开钱包 看着那张我去年9月25号去看《盗梦空间》的电影票 我也是在那天收着联通的电话 去换的新手机 还有个纪念那天的电影票 真好 不过想了想 单身好久了啊 当初换手机自己心里强调的理由就是换个手机转个运 我一直深信说换个手机就能有个新女朋友 当初没手机的时候也没谈过 有了第一块挺烂的手机 初恋了 分了之后换了那块E71 碰着了尚蝶 这次又这样子了 我就在那一直纠缠自己说 我要再换块手机 我要换块好的 我要有个很好的女朋友 记得第一次去纠缠我妈要换手机的时候是去年3月25号 呵呵 今天3月16了啊 快一年了 我这还不是单身了半年唉 是快一年了
其实来北京挺遂的 当时心里只是逼着自己说 我一定要离开潍坊 在山东境内都不可以 我要去北京 然后就来到了这个真的是好多人梦寐已久的首都 多少有梦想的年轻人向往的地方 这么一说不得不要提起个人 那就是王意情 我俩高中同学 然后没说过几次话 但是说过几句我确实还记得 但是实在是不熟 然后很庆幸的自己那次同学聚会还莫名其妙的去了 以前我都是不去的 然后说起这件事来 她就说她也在北京 到时候去了北京可以找她 她能知道我去北京也多亏了朱双 估计我高中女的我就只能和她说上话来了 正巧她和王意情关系那么好的 那次聚会我俩说的话赶上我们高中说的所有话了 然后这就是第一次聚会见面 然后后来快要去北京了 正巧那次买火车票 当时我想买19号的 那天早上去买的时候 一想要不帮王意情也买着吧 反正都是19号的 做次好人吧 然后短信跟她说了说 但是那天也挺遂的 就是去了一个售票点 那里说那天的票没有了 然后我还不信 就又跑到火车站去看了看 结果还是没有 我就打电话跟她说 完了没卖票的了 然后反正我俩就开始叨叨 叨叨怎么办 最后她说的是她爸能找人买到 问我要几张 然后这样火车票的事就搞定了 哎~本来信着我帮她的 结果被她给帮了 然后我俩第二次在潍坊同学聚会见面的时候 我也挺遂的 周全没来 朱双还不大说话 然后我就直接是孤单死了 下午还算好吧 然后去看了朱双想看的《我懂女人心》 晚上去的两岸咖啡吃的东西 又聊了聊 这是第二次见面 第三次是那次王昕阁想玩桌游 让我找人 我就又找了王意情了 朱双个那个个出不来 但是那次王昕阁食言 没出来 幸好我叫了几个同学 还有些本来在那玩的 人还不少 玩杀人挺热闹的啊 然后暑假就见了这算是三次面 我为什么要提这几次见面呢 那就是真的 当初我俩就见了这算是三次面 我实在是没想到 当初王意情叫我去了北京找她 说她带我出去玩 到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我让些女的弄得我实在是感觉太多的话特地说了都靠不住 就和王昕阁似的 去年暑假 她说去北京 我说那我也跟着去吧 然后她答应了还 但是就没去做 事后回来了 还说以为我当初开玩笑 后来也是她 也是那个暑假 问我去上海看世博会么 我说好啊 去啊 然后我还跟我妈说了 结果 这事直接是算了 算了就算了吧 过了几天又一次问我去世博会么 我说好啊 去啊囊 我又去跟我妈说了 然后到了去之前的前一天突然又跟我说不去了 上面提到那次桌游也是 总感觉她在那用别人的时间来安排自己的事情 而且做不到从来不带道歉的 所以我对很多别人答应我的事都呈怀疑态度 不能说怀疑吧 至少答应的时候 我是真的很用心的准备 所以当初王意情跟我那么说 我不是很确定那是不是客套话 但是说真的 听到那些话 我挺开心的 而且那次她帮着买车票了 我心里感觉还怪好的
然后那天晚上去北京的时候 我还特地带了好多吃的 其实当初完全可以不带的 那些吃的很沉很沉啊 而且当时不拿那些吃的 我完全可以用那个包去装我那些衣服什么的 省的自己那个拉杆箱挤得和个用王意情的话说和个潜水艇似的 就这样上了火车吧 我人还不大好意思直接说我拿了很多吃的 你吃么 我就试探的来了句“你不饿么”然后她回了句“哎呀 白和我谈吃的啊 我中午吃了XXXX 吃了XXX又吃了XXX 然后还吃了XXXX 现在见了吃的直接想吐”然后听完了 我就伤着了 直接是没脸拿出那些吃的来了 在火车上后来和她在那各种胡咧咧的 她也老威胁我说我不听话 就把我拽了那里的 然后到了北京她还给找了地方住 第二天才去的学校 她做事挺好的 在去学校的出租车上 我发短信给她时说了好多谢谢 然后第一个星期快周末了 我其实很想去找她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该怎么着 但是和她非亲非故的 不能直接说你带我出去逛逛吧 我就给她发了句“一星期没见了啊 你不想你高中同学么。。。”然后那个周末她还真带我出去了 中午去吃的那晚上在宾馆住的时候答应我的呷哺呷哺 然后我一直号称很能吃 但是那天没吃多 我出于中午没使劲吃不好意思的 反正我人这么好的也不可能不答应 下午陪她逛的卖女装的 然后晚上她还带我去的什刹海 那挺有意思的 各种有趣的小玩意 然后看到外国人一个个又高又帅的直接受打击 最后晚上走的时候我当时还不会转地铁 然后很不识趣的跟她说你把我送回去吧 这事后来和朱双打电话说起来过 我说我和王意情出去吃饭全是她拿的钱 然后我还让她把我送回来 然后朱双说了我好久 说我男的怎么能这样子 哎哎哎~然后我说下星期我一定好好表现 然后下个星期了 王意情又带我去吃的上星期答应的那个西餐 点多了又没吃上 后来看看别人点的 再看看我俩的 确实点多了 她也承认了 确实不能怨我啊 然后下午去的三里屯 晚上又带我去的前门 还跟我解释说为什么叫前门 因为这门在天安门前面 她晚上不想吃饭了 但是我饿 她就又带我去吃饭 晚上我表现的很好噢 信着把她送回去 但是她说坐公交车就能直达 死活让我在地铁站下来 让我快回去 然后这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 当时朱双这个星期跟我说她下个星期会有事情麻烦到我之类的 我一直在曹阳她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大阴谋 你要反射太阳光么 然后这事情到了星期二的时候我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星期二早上老师给我拿过包裹来 我知道我买了个硬盘包 我以为就其中一个是我的 然后我就拿了上面那一个 老师说那俩都是我的 然后我就很好奇 仔细看了看 一个确实是我买的硬盘包 另一个又仔细看了看 上面寄件人写着朱双 噢 我就明白什么事了 我就不知道当初她问我要地址是干什么 也亏的我当初莫名其妙单纯的跟她说了个真的 没耍心眼的随便告诉她一个 然后我知道这个东西是给王意情的 然后下午我就请了假 给她拿了去 当时我也二 稀里糊涂的去坐公交车 那个堵车 那个慢了 两个半小时才到 然后跟她一说这个事 她就又批评我智商 说我这智商基本告别公交车了 那晚上 去她们那的个粥店吃饭 她非说要拆开那个快递 我说别啊 我说我再看到朱双给你的东西大好好 我再嫉妒怎么办 她说不 非得打开 还说打开了不让我看着 然后她就守着我打开了 拿出封信来在那看 我当时孤独的很无奈 她看完了跟我说那信是给我的 然后还有里面的个东西也是给我的 那东西是个日程本 上面写着住在快乐里 我还挺感动的 想不到还有我的信 想不到还给我了个东西 当时吃饭我俩也二 点了俩个大菜 三个小点的菜 然后要了五碗粥 还要了两瓶啤酒 然后没吃上 就走了 我当时骗朱双说王意情喝多了 朱双还挺精 还不信 唉 骗不了她了 然后王意情说去玩跳舞机 就去了 然后我看她绝对有点晕乎 身子一歪就稀里糊涂选上了个歌 这是她喝多了 然后说我 我当时回去的时候不早了 信着搜搜地铁13号线开到几点 然后解锁开了手机就看见一个文本框就输了“地铁 13号线 到几点”然后点了发送 一点了发送我立马清醒了 我发现那是在个短信界面 刚才那几个字原来给王意情发过去了 然后我立马解释 她给我回了一条地铁13号线到几点的 然后还给我发了句“你这智商基本告别生物圈了。。”这是周二 然后这个星期又一次见面挺快的 周六她说去八大处拜佛 还有她的些同学 总共十个人 她还跟我说要早起 我平时六点多就自然醒了 然后她还让我早起 我一想这要几点呀 然后我就定的不到五点半的铃 然后起来一墨迹 七点了 她让我八点半到九点过去 我参考我上次两个半小时才到她那 我这次还一想两个半小时就九点半了呀 那不迟到了呀 要不去坐地铁吧 但是还是抱侥幸心理 想要不坐公交试试吧 结果这次公交给力呀 一个小时稍多点到了 到那才刚过八点 我打电话跟她说 她直接惊了 又拿我这智商基本告别公交车了曹阳我。。然后那天白天去八大处 根本没拜佛 就是纯玩 下午去的金源燕莎吃的饭 然后晚上房乐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出去耍了 让我晚点再回去 我没钥匙 然后我跟王意情一说 她很给我面子啊 说那就再陪我待待 然后她同学担心她 就说一块吧要不 然后我们就去看的电影 她想看《观音山》就十个人都去看了 结果那电影超烂啊 快结束时 我问她 这么烂的电影 看完出去你同学不说死你呀 她也很担心 结果看完了我就发现王意情混的了。。她同学没一个怀疑电影烂的 都是在那检讨自己智商是不是没看懂啊 都在那互相询问你看懂了么 没一个人首先怀疑电影烂的 哎 我就服了她了
那就是上个周六的事了 今天周三 今天下午一自习没事做就想写这么点东西不能说为了什么吧 可以说是感慨点什么 挺庆幸碰到了王意情的 幸亏她 我才转了好多北京的地方 西单啊 什刹海啊 三里屯啊 前门啊 八大处啊 我有时候都在想没她的话 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触到这些地方 那次莫名其妙的给她发了个短信说“你说我会不会是在这做梦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醒了 发现我还在上高中 我穿着个半截袖在桌子上趴着 窗帘在我脸上刮来刮去的 那小热风吹着我脸 然后听见外面的在那上体育跑操 喊着一二三四 我往边一看 张睿在那趴着睡觉 小范在那看手机小说 我跟他说 我做了好漫长一个梦 梦见我上了个烂大学 结果提前毕业去北京培训实习了 然后正好王意情在那上大学 她带我去了西单 去了三里屯 还去了什刹海 还去了八大处 她还说她这学期目标就是考雅思和玩 然后小范听了 和我说 闭煞吧 猴然 咱快现实着点好好学习吧 然后我一愣 抬头往前一看 看见你也趴了桌子上在那睡觉 还是留着齐刘海 和梦里你公交卡上那个一模一样 然后我就想 梦里的你说你高中其能吃 有时候早上睡一早上 中午还是很饿 也不知道现在你趴了那饿么”挺好的吧 虽然她老说把我拽了这 拽了那的 让我回头 然后在那装些不理我的 说我智商基本告别公交车 告别生物圈的 但是真的是感觉挺好的 挺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