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 Articles

转载

分享两篇文章之《好朋友为什么会逐渐疏远?》

Posted by Eveningme on

先来看一组漫画

去年参加了一次微型同学聚会。餐桌上觥筹交错,怀旧与吹牛齐飞,勾搭共试探一色。一个女人说:“当年我们玩得那么好,你还记得吗?”

她坐在对面,肉球球的手指着我。

我看了她一会儿,没有太大印象,只记得曾经同学一年,交情多深,真的忘了,但依稀仿佛应该是吧。

我说,嗯,对。

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没有工作,在镇子里终年串门打麻将,与人交谈时,言语里总夹杂着N种生殖器名称。

“那时候,我和你和XX是玩得最好的,吃饭在一起,睡觉在一起……”

记忆的毛玻璃渐渐拂去浮尘,我看到了往昔。夏天的夜,我们下了晚自习,走了十里山路,到村落里的她家,拿了点物什,吃了点红薯,又原路返回来。月光照得路面清清白白,四野寂静,萤虫起伏,我们想到一生。

“一辈子都要做好朋友!”

“嗯,一辈子。”

一辈子的尽头,原来就是毕业。

从此,她扑入她的花花世界,我跌入我的滚滚红尘,她关心她的柴米油盐,我在意我的喜乐悲欢。道不同不相为谋,而疏离就此开始。

在《亲爱的安德烈》里,龙应台对儿子说: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

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

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僚深情,在人的一生之中也只有少年期有。

人变得成熟、自觉以后,逐渐会意识到自己是谁,余生想获得什么,并在一定程度上明确了哪些朋友值得全力关注,哪些只是在消耗精力。

这种筛选过程有个学名,叫社会情绪选择理论

你将一个朋友拉入黑名单,必然也将另一个人“通过好友申请”。

你被一个朋友圈“好走,不送”,也代表着被另一个朋友圈“欢迎光临”。

生活的不同,环境的差异,思想观念与生活态度的天壤之别,都会让故友作鸟兽四散。

这一点,看似残酷,但避无可避,也无需避。

张爱玲在香港大学与炎樱结识,后来要好,几乎要被怀疑同性恋。 张爱玲的书中插画,多由炎樱创作着色,照片拍摄者,亦多为她。和平年代,她们谈学业、服装、食物、气短情长以及乱七八糟,战争来临时,则一起避战火。1944年8月,胡兰成与第二任妻子离婚,与张爱玲结婚。炎樱是证婚人。

可惜,青春的水花冲开以后,湍急的时间里,只看得到有去无回的人。

年长后,她们逐渐疏离,后来断交,几乎老死不相往来。一个在美国孤独度日,一个在日本快意人生。

炎樱曾在信里问,为什么莫名其妙不再理我?张爱玲说:我不喜欢一个人和我老是聊几十年前的事,好像我是个死人一样。

这使我想到一个专栏作家,他说,有一回,他被拉入一个初中同学群,发现完全适应不了,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人,终日在群里转发谣言、养生文、《十招让男人彻底爱上你》……以及对mao的狂热吹捧。

他试图告诉大家,谣言何以为谣言,中医养生不可全信,十招让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只是可笑的花招,而信mao者最好看一下某书、某文以及某纪录片。

如是几天,他收到提示:你被踢出群聊。

他无奈,感叹说,年少时的朋友,只适合怀念。

推此及彼。因恩情而结缘的人,也只适合报恩;一起喝酒、K歌、泡吧、约P的人,也只适合享乐偷欢。

真正的朋友,资源、地位、见识一定相当。即便有些友谊,看起来超越阶级,但观念的水位,也一定是相近的。朋友是分享观点的人,而不仅仅是交换感情。

后来,张爱玲与邝文美结为至交。邝文美是翻译家,也是作家、评论家宋淇的夫人,学识过人,德行亦然。宋美龄曾邀邝文美当她的私人秘书,被邝文美婉拒。张爱玲说,“我向来见到有才德的女人总拿Mae比一比,没一个有点及得上她的。”

1995年,张爱玲在洛杉矶去世,死前留下简单的遗嘱,只有三条,第一就是:我去世后,我将我拥有的所有一切都留给宋淇夫妇

情义之笃,信任之切,堪称友情的模范教本。

回归于当下。

在各种社交媒体中,随处可见如何挽回友情的求助,故友不再的哀叹,一个个的,一个个的,遍及视界。

我理解这种失意,也尝过友尽的酸楚灰心,亦觉得,曾经亲密的人际关系之所以终结,究其根本,是我们都看清了,那条从前微弱但后来宽深的沟。观念的沟。

只看真人秀与抗日神剧的人,与阅读阿伦特卡夫卡的人,自然难以走到一起;

沉迷于麻将的人,与一个周游世界的人,自然难以成为朋友;

在政府部门终年跪舔、作恶的人,与一个民主战士,自然没有共同语言。

……

所以,友谊走至末路的时候,不要强求,不要刻舟求剑,不要水中捞月,不要以旧日情意来挽回,不要口出恶言。

只需坦然承认:它结束了。

然后,麻友继续去寻觅牌友,嫖客去和渣男结盟,书迷与影迷成为至交,环游世界的驴友去遇见留学生,哈佛MBA去结交耶鲁法学院硕士,伯牙和子期惺惺相惜,谢耳朵与莱纳德互爆互炸,小S和范玮琪、阿雅、吴佩慈等女明星组成姐妹淘。

如果你说,我还是没有朋友,怎么办呢?

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中说过:

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友人,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有时我也会因为寂寞而难以忍受空虚的折磨,但我宁愿以这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自尊,也不愿以耻辱为代价去换取那种表面的朋友。

越是没有底线的人,“朋友”越多。“这是我朋友,那是我朋友,哦,他呀,我也认识,我朋友”。

越是自我尊重的人,越慎重认领朋友。因为他知道,一来双方都要有这份情感认知,二来智识与德行一定相当。

真正的知己可遇而不可求,或许终其一生,我们也遇见不了邝文美,遇见不了子期,遇见不了莱纳德。这真是遗憾。

但在遗憾之前,你一定要问一句自己:那些明亮的人,如果与你相遇,你是否有与之相匹配的分量?不至于成为廉价的信徒(也必成为廉价的叛徒),而是终生的至交。

作者:周冲

原文地址:http://c.m.163.com/news/a/B2GG5H7105218AO2.html

转载

分享两篇文章之《如何反驳”读书无用论“?》

Posted by Eveningme on

真说难听的工作已经四年多了 但是始终感觉没有一个四年的样子 感觉像是遇到了瓶颈期一样 不知道自己的下一个转折点在哪 直到读了这篇文章 让我切身的感觉到 真的是没有所谓的读书少这不也活得不错这种道理

中国反智最大的根源在于“读书无用论”。

“读书没什么卵用”,这是最直接的一种。

与之相比,更多的是一种温和的“读书无用论”:“我觉得经验比读书更重要。(所以不读书)”、“你读的是书,我是在社会里读书,一样的。”、“我觉得读书是死的,人是活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很难用在实际生活中(所以读书没什么卵用)”

我们以上答案里,阐述的很多问题,都是表面现象,问题的本质在于:过度的依赖于经验,而不是思维方式。

人类对事物的认识往往来自于两方面:书籍,以及经验。

当他没有从书籍里获取思维时,那么,他剩下的,就只有那点儿经验了。

经验人人都有,这并没有什么稀奇。一个人,只要你活着,就有经历,有经历,就有经验。

当一个人过度地依赖于经验,那么当他作出决断时,经验、感觉、直觉混淆在一起,以致于分不清哪些是经验、哪些是感觉、哪些是直觉、而哪些才是思维,正确与错误更加分不清楚了。

这时,感官的刺激代替了大脑,直觉代替了思维,后续将产生一系列的问题,我在后面将慢慢谈。

1、现象

我因为身在制造业的关系,所以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黑社会、有官员、有制造业老板们,有工厂员工、也有办公室的小白领。他们的收入不算高,一个月从3000到7000不等,但这个水平在中国,也算不上低。

老板更不用说,从2000年中国开放WTO以来,外贸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身家没过千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做过外贸。

在这里,上到老板,下到员工,外到客人,内到熟人,你时刻都能体会到一股子反智的倾向。

有时候聊着聊着,就来一句:“哎,读书也不是那么有用的,你看你。”然后就没说下去了,意思是“你读这么多书,还不是最后跟老板打工?”

有的同事要炒股,我推荐他看几本书,尔后又原封不动的还给我。比起这些,他们更喜欢看新闻,看市面上兜售的“某女这轮牛市爆赚600万”劲爆新闻,讨论K线形态,寻找内幕消息。

还有的想创业、开工厂(现在制造业急剧下滑居然想开厂),却没有人想静下心来,充充电、看几本书、学点什么,他们给我的回答常常是:“我觉得看书没那么重要,看了要用得上才行啊!我现在缺乏的是经验,真的,我很需要。你像我师傅,一个斗大的字都不会,照样的走南闯北,但他就是很有经验……”

在这里,人们喜欢对财富高谈阔论,对往事唏嘘感叹,对小道消息趋之若鹜,对名人大事件侃侃而谈。但是从来没有人,想知道这些事件背后的理论和起因,更没有人会静下心来,拿本书慢慢研究。

2、缘由

从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开始,中国发生了山崩地裂式的变化,对中国的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这里面,诞生了无数的机会,产生了无数的富翁。

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富的,就这样富起来了。人在财富面前,容易极度的膨胀,过度地强调自己的能力,而忽略了客观因素的作用。

我们的这个社会是非常现实的,经常会由结果来推导成因。当一个人成功的时候,你总感觉,他说什么都是对的。因此,这些现象给了人这样的错觉:读书有个卵用,能赚到钱、有能力才是真的。

相信这样的情况你们也经常遇到,你看着看着书,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拍拍你的肩膀,对你说:“哎,别读书了,还不如出来社会混几年,学的东西比你在书本上的多多了。你看某某某,从来不读书,还不是照样发大财,这个社会看的是能力。”

至于能力是什么?天知道。有的人认为是人脉,有的人理解为“资源”,还有的人理解为权力。

然而在我看来,这些解读,根本就没有指向问题的本质所在——过去的几十年,所有的、不靠脑力、技术含量吃饭的暴富都是有前提的:因为信息的不对称。

什么叫信息不对称?我举个例子你就知道:

在中国的股市传奇里,你永远逃不过“杨百万”这个字。作为在中国股市里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无论你怎样评价他——投机倒把也好,走狗屎运也罢,杨百万这个名字,已经被写入了中国股票的历史,成为了一个传奇。

这个人是怎样完成他的原始积累的呢?

有一天他偶尔看报纸,发现一个现象:两个地方的国库券价格是不一样的。

这样,他就从价格低的地方买入国库券,然后拿着蛇皮袋装上,坐着火车去往另一个收购价较高的地方。

他一年来回好多次,直到有一天,国库券不再存在价差,他完成了第一笔原始积累——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万,那一年是1989年。这笔钱,对于一个工厂的工人来说,毫无疑问是个天文数字——而他的这一切,不是因为读什么卵书,而是因为他某天某时某个地点,看到了一张神奇的报纸,而恰恰别人没注意到。

再举个例子:

2000年,中国入WTO的时候,外贸很好做,钱好像是捡来的。

因为那时候开工厂的很少,竞争不完全,因此,外国人来中国,没什么议价的条件——当然,他也不需要议价,那时候的商品,对于手持美金的他们来说,简直太便宜了。

100块钱一对的真皮鞋,赚个50块钱都是常有的事——对于中国人来说,50块钱很多了,那时候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工资才一两千块。而对于外国人来说,这鞋子太便宜了,真皮的,才100块人民币一双。

竞争不完全,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信息不流通。因为很多人并不知道做外贸赚钱,人们只有靠口口相传。口口相传的速度很慢,虚实也莫辨。因此,制造业的老板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原始资本积累。

这些需要读书吗?

不需要。

在信息闭塞的年代里,你不需要技术、不需要知识储备、甚至不需要资金。

我记得我刚出生的时候,父亲做生意赚了不少的钱,原因很简单: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开始,士农工商,商排在最末,大家都觉得做生意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而我的父亲胆子大,敢拉下脸来推着板车出去叫买卖,就这样做起来了。

是的,你只需要胆子足够大,抓住了一个机遇,就有可能富起来。

“人生关键要学会抓住机遇,有时候抓住一两个,足以影响你一辈子。”这不是我们很多前辈跟我们说的话吗?(有些为了宣扬他的这种机会主义,甚至还搬出贝多芬的名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至于这个机会是从天上掉下来,还是从你朋友的口中得来,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或许你等了一辈子,也等不到这样的机遇。因此,总有这样的错觉:“好事总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倒霉蛋只有我一个。”

然而,现在情况变了,原因很简单:有了互联网。

当互联网诞生了以后,信息就开始变得全流通。

比如你以前买东西,有很多东西你需要,但却买不到——比如,机械键盘,我现在仍然发现,即便在广州这种大城市,卖机械键盘的店铺依旧凤毛麟角。

你好不容易找到有一家卖,人家看你满怀欣喜的样子,第一个意识就是宰一下你。

现在有了TB,人家要宰你就难了。你上网一搜,价格清清楚楚,网上因为价格太透明,价格也都差不多。

当信息完全流通以后,机会主义就相对而已很少了——你买国库券,上网就能买了,价格透明,不存在价差,再也没有套利的空间。做外贸,上个EBAY一搜,价格一目了然。你过去有权力,能作威作福,现在我拿个手机把你摄像上网,你就有下岗的危险。

所以,现在我们感觉钱越来越难赚就是这点——你凭着机遇来获利的几率越来越小,信息充分流通,你能做的,别人在你的网店买个样品回来,三下五除二就复制了过来。最后跟你做一样产品的人越来越多,价格越拉越低,直到没有利润为止。

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你不读书能靠着机会一夜暴富。在信息充分流动的环境里,没有了这些暴富机会,你能靠什么?

靠的是真本事,若有什么机遇,也是对未来趋势的精确判断。

我不知道读书能在这场产业升级中能起到什么作用,我只知道,不读书,没有知识,光靠经验、人脉、关系、钱、倒腾,在这场产业升级里将会很容易被淘汰。

3、总结

书籍的好处在于,困囿于现实,你身边是不可能结识像书里那么多优秀的人的,因为有些写书的已经死了,唯有思想流传了下来。

然而,书籍给了你一条接近他们的途径。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经验往往是片面的、成点状的,你可能会因为一两次经历而顿悟出一两个弥足珍贵的道理,但很快,像以前很多次一样,激动了一两天,你马上就忘却了,以前该怎样还是怎样。

原因在于,他们只是你脑海中零散的存在,并没有成为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支撑着你,形成你的信仰。

而书籍给你的是系统的知识归类和梳理,他将所有的点连成一个面,进行系统的归纳。书籍带给我们更多的是梳理问题的方法和思维方式,而这些,并不是经验所能代替的。

不仅如此,书籍还能带给人经验的补充——一个人不可能经历多重的人生。然而书籍可以,你看历史、看人物传记,能看到多彩多样的人生,从而总结出一般的规律。

不读书所产生最大的问题就是:盲目地信奉经验主义,觉得经验能至高无上:你想想看,有什么比我亲身经历更弥足珍贵吗?只有我亲身经历的,才是适合我的,书本上的东西都是死的,而我的经验是活的。像以下这位就是这样:

6608654221167333211

他这句话本身其实就是个逻辑错误,将经验和理论分割开来,进行极端的假设。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经验的人是没有的,你只要活着,你就会有经历,有经历,你就会有经验。所以,只读书没有经验的人是没有的,但是,只有经验不读书的人确实是有的,还不少。

这还是一个写作者的群,一个写手,居然推崇读书无用论,不知道他是怎么写出东西来的。

缺乏阅读,还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

1.阅读能力的低下,这是我们很多人的朋友圈(图片截自于网络):

6631391022117629627

这些人把鸡汤当作是人类思想的精华,你还不能提醒他,怕他生气。

2.讲话情绪占主导,没有任何逻辑。

1166150828530345294

3.凡事凭感觉、直觉,而不相信科学。

比如我们的王林大师,就是这样火起来的。前阵子我还了解到,现在有些所谓的能量大师还真是有人信,当别人跟我描述这些人群的神奇时,真是栩栩如生。

还比如我们很多所深信不疑的星座学、算八字,有时间我专门写文来写写。

4.一个不爱学习的人,通常不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他们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以为是命,其实很多东西都是自己所导致的。

如果多读读书,别的不说,这个社会将少掉多少不必要的争执和吵闹。

就我个人而言,我出生的家庭并不是很好。我的父母跟很多父母一样,从一个贫瘠年代走过来,他们口味很大,但是能力有限。他们跟我们很多人一样,教的都是一些江湖套路。(比如,我的父亲经常跟我说:“你学习要讲方法啊。”至于什么方法,要怎样读,他从来没教过我。他以为,将这句话重复一万遍,我学习就能讲方法了。再来点压力、奖惩机制,就称之为教育。)

我的性格、我的思维、我的习惯,很多都是从书中得益,在后天慢慢矫正,天生并不具备。

从大数据来看,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的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1年我国人均读书仅为4.3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更别提犹太人的64本了,中国是世界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

无论调查的数据准确与否,我们可以大致得出一个结论:发达国家的阅读率,远高于我国阅读率是不容争辩的事实。一个国家的发达与否,和全民阅读率密切相关。

我在同学聚会的时候,从来没有谁跟我谈过电影、音乐、书籍,从来就是“买房了吗”、“买车了吗”、“小孩子多大了”三件套,讨论完这些问题,聚会差不多也可以散了。

这还是本科,受过国家高等教育的人群。其他的人群阅读率更是不堪目睹。

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是读书有没有用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读书的问题。

很多把持着“读书无用论”的人,都是本身不读书的,或者读了书压根就没读懂的。

你不怎么读书,大谈特谈“读书有没有用”,这本身就是个很好笑的事情。

事实上,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不是不读书,他们其实在以另一种形式读书。

比如某老板,花了几千块钱,听完一场“成功人士的演讲”,满怀欣喜地跑过来跟我说:“喂,你知道吗?昨晚我听了那个老师的演讲,真的收获颇丰。他的观点有很多新颖的地方,比如他说,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坚持。有一天,他的一个朋友,高尔夫从0开始学起。他的朋友告诉这位老师,虽然他是个新手,但是他只要坚持挥杆1000次,他就是个熟手,他挥杆1万次,他就是大师……”

她还没讲完,我就听就明白了,这位成功学演讲者讲的“我的朋友的故事”,其实就是改造版的一万小时理论。这个理论的源头,来自于格拉德威尔的《异类》——其实他们并不是不爱读书,只是懒、浮躁、耐不住寂寞。比起一个人费力地一行一行地阅读,他们更喜欢跟一群人坐在台下听别人讲故事给自己听,哪怕是花上点钱。

一个人懒,就通常会对自己的行为作出一系列的合理的解释,比如——“读书无用论”。

所以,我觉得当这些人读了一些书以后,再过来讨论“读书究竟有没有用”这个话题会比较好。

文丨万方中

本文据方独(wansfang),作者授权刊发

世界华人周刊 公众号 wcweekly

原文地址:http://c.m.163.com/news/a/B0LTPUN00512856T.html

转载

微软趣味招聘启事:诚邀可解决此问题者

Posted by Eveningme on
微软趣味招聘启事:诚邀可解决此问题者

科技博客作者Long Zheng在The Chip Shop Awards 2009上发现了微软英国的这则广告启事创意设计图,虽然采用“编码”信息来进行技术类工作招聘的事情此前也有过,不过如果微软英国也通过这种方法进行招 聘也不算是掉价,这则广告中写道:“诚邀可解决此问题者,请立即拨打以下号码:”,剩下的就自己算吧。
20041701511449240
由于The Chip Shop Awards是一种轻松格调的广告竞赛,它也接受那些并没有被客户采纳或是没有公诸于众的广告创意,因此Long Zheng表示:“不知道微软英国官方是否批准了这个独特的创意,或许他们会的。”“不过个人认为这种方法过于简单,尤其是对于微软这样的企业。”

早在2006年,EA就曾用过这样的暗号启事,在其竞争对手公司附近的公告牌上,EA用ASCII码写道:“char msg[]={78,111,119,32,72,105,114,105,110,103,0};”,告诉大家:“我们在招聘!”
20042211546006936

转载

第一张Google Chrome OS截图

Posted by Eveningme on
第一张Google Chrome OS截图

新闻来源:Digi News
昨天Google公布了Chrome OS, 今天就有图片泄露,这个世界太疯狂了!Chrome OS安装在Acer Extensa 4620Z上,安装需要过程10分钟,1分钟启动,速度快!系统里有象Windows explorer一样的exploration,可以浏览文件系统,Chrome工具栏上有一个搜索栏。看图吧。
172241022691934
昨天Google公布了Chrome OS, 今天就有图片泄露,这个世界太疯狂了!Chrome OS安装在Acer Extensa 4620Z上,安装需要过程10分钟,1分钟启动,速度快!系统里有象Windows explorer一样的exploration,可以浏览文件系统,Chrome工具栏上有一个搜索栏。看图吧。
17224112129372412
1722412800787741
17224231350324339
感兴趣的去看看Chrome OS的泄露网站

转载

宏普科技全新N0204 miniNAS,前所未有的存储体验

Posted by Eveningme on
宏普科技全新N0204 miniNAS,前所未有的存储体验

cepam0iswaek
麻雀虽小,功能强大,数据保护随身带

03/30/2009 – 网络存取装置的小巨人来了!宏普科技推出全新N0204 miniNAS迷你网络存取装置,是一款外型袖珍但功能丰富的家用型存储产品。

N0204 miniNAS的体积比一本书还小,丰富的应用功能却带来无限便利。体积精巧 (132 x 88 x 63 mm)的外型,让人不小心就误以为N0204 miniNAS是一台外接式硬盘装置,手掌般大小,却是支持2颗硬盘,功能丰富强大的网络存取设备。2颗2.5吋硬盘最多可以提供1TB的存储空间,加上RAID 0、1及JBOD,N0204 miniNAS的确是一座家中的小型数据堡垒。支持硬盘热抽拔与RAID自动重建,不须关机也能直接抽换硬盘。色卡司的Nsync远程备份功能以及备份工具帮您自动执行繁琐的定期备份工作。整体来说,储存容量大、同时支持RAID数据保护与便利的备份工具, N0204 miniNAS一台搞定,小小装置达到大大功能。

麻雀虽小,功能强大,色卡司N0204 miniNAS依然维持色卡司系列的丰富应用功能,包括支持iTunes、网络相簿以及影音娱乐功能。内建影音服务器,使用者可透过DLNA数字影音播放器在电视上欣赏N0204 miniNAS内的电影、照片或音乐。连接USB网络摄影机(USB Web Cam),N0204 miniNAS摇身一变成为体积最小的家庭监控中心,让您随时随地掌握家中状态,并以640 x 480的数字方式记录。使用者可透过Windows或MAC系统设定操作,加上方便快速的Windows设定工具,自动帮您做好初始设定,随插即用,最佳数字存取工具带着走。

此外,色卡司N0204 miniNAS在研发设计上一再创新,以节能省电为设计理念,耗电量不到一般支持2颗硬盘NAS装置的3成,亦可透过电源管理功能设定自动开机关机。安静的散热设计,达到低温同时低噪音的优质系统运转状态。透过USB 2.0端口以及简易USB复制功能,一个按键便可将随身碟内数据快速复制到NAS内。N0204 miniNAS与外接存储装置的双向复制更是简单快速。与其它装置的连结应用包括USB打印机、USB外接式硬盘、USB网络摄影机(web cams),透过USB无线网卡无线连结这台精巧的NAS十分便利。

「当使用者了解N0204 miniNAS的完美设计及丰富功能后,保证绝对是惊叹不已」宏普科技施婉菁总经理表示,「宏普科技技术团队再次展现创新的功力,将完整的NAS功能放进精巧的装置内,不占空间且携带方便。体验色卡司N0204 miniNAS,感受功能强大且便利的数字存取生活。」

想了解更多 N0204 miniNAS 讯息,请上网:
http://www.thecus.com/products_over.php?cid=15&pid=138&set_language=s_chinese

 

转载

I Started A Blog Nobody Read – by Sprites

Posted by Eveningme on


I started a blog, which nobody read
When I went to work I blogged there instead
I started a blog, which nobody viewed
It might be in cache, the topics include:

George Bush is an evil moron
What’s the story with revolving doors?
I’m in love with a girl who doesn’t know I exist
Nobody hates preppies anymore

I started a blog, but nobody came
No issues were raised, no comments were made
I started a blog, which nobody read
I’ll admit that it wasn’t that great
But if you must know, here’s what it said:

One hundred of my favorite albums
Two hundred people I can’t take
Four hundred movies I would like to recommend
Ten celebrities, four of whom I might assassinate

I started a blog, I sent you the link
I wanted the world (you) to know what I think

I started a blog, but when I read yours
It made me forget what I had started mine for

转载

GMail再次更新:带来新主题

Posted by Eveningme on

GMail的界面与页面技术在网络电子邮箱服务中绝对属于上流,而最近Google又宣布,他们将对GMail进行梳妆打扮,带来更多激动人心的标准GMail主题.
少数幸运的用户已经看到一个“主题”标签出现在菜单中,但更多用户可能还需要等几天才能发现GMail的30多个不同的主题,Google还表示小规模改动了GMail界面,让其更清晰和简洁,并且iGoogle的部分元素也将融入.

gmail

    转自: cnBeta.com

转载

一篇挺耐看的文章.关于GOOGLE的..

Posted by Eveningme on

感谢不匿名先生的投递
“我们最终能够获得牌照,是因为竞争对手实在找不到我们的问题去举报了”,2007年下半年,一名谷歌高层曾对《环球企业家》如此解释。
2008年初,谷歌中国总裁李开复曾接到一个电话,另一边,腾讯公司一名核心人物提出了一个问题:QQ有没有可能接手谷歌在中国的全部业务?
对于腾讯这一中国首家百亿美元市值的互联网公司,这称得上是探索未来成长方略的一次有趣假设。

 

  而对于李开复,此一邀请同样是富有意味的。腾讯或许并不知晓,在2006年年中,谷歌在中国最受质疑的时期,甚至谷歌总部也曾有一些高层主动提 出,是否应该将谷歌中国的业务与腾讯组建合资公司?据知者称,因为谷歌中国高层团队的坚决反对,认为在那样一个非常时期,如此大的动作会破坏公司内外的信 心,这一方案最终被搁置。

  虽然腾讯的主动邀请同样在不久后无疾而终,但两家公司的两次擦肩而过,展示出一家跨国公司的本土化会遇到比外界所能想象的多得多的来自内、外部 的变数。过去三年里,外界对谷歌中国保持着极高的关注度,不过多数时候仅将目光集中于最表层的矛盾冲突——李开复的去留,谷歌拼音的侵权问题,或与百度的 简单比较——它们并无法准确呈现出一家国际网络巨头在后发进入中国互联网业这样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后,究竟会遇到怎样的挑战,哪些策略、方法和手段能避免 最糟糕到情况到来。同样无法被充分解答的是:谷歌中国为何没有如太多人预期般倒下?李开复为什么没有如一次次谣言所宣布的离职?

  超越具体一家公司市场成败的,是谷歌在中国经验的代表意义。不同于改革开放之初便进入中国、能够从容本土化的可口可乐与宝洁,也有异于并未遇到 严酷竞争但与中国市场环境难以妥协的微软,谷歌代表着新一代的跨国公司,它拥有一流的品牌、技术和人才,但在中国遭遇着强悍、有时甚至是一家美国公司难以 想象的竞争。在谷歌前后,雅虎、eBay和MySpace均在这种竞争中饱尝挫折感。这让谷歌在中国生存的真实理由更值得被读解。

  本文基于对包括李开复在内到多位谷歌高层、数名离开谷歌的中高层员工、竞争对手的访谈而完成。

  现实校验

  让我们从最根本的问题开始:是否能够宣布谷歌中国已经度过了最危险时期?

  答案是肯定的。据易观、正望咨询等第三方公司的统计,现在谷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在25%以上。这与2006年第一季度时易观国际宣布的13.2%的市场份额低谷,增长了近乎一倍。

  虽然仅从市场份额角度,谷歌与其中国最大的对手百度之间仍颇有差距——最近两者的份额比例稳定在25:65左右——但这至少不是谷歌入华三年后所能获得的最坏结果。

  “2006年时,太多的人跟我说,两年后你必然会退出中国”,谷歌中国研究院副院长刘骏回忆说。

  事实上,外界很少知道的是,谷歌从未设想过退出中国。但它也曾将自己的预期设定的相当低。2005年在李开复的官司未有定论时,谷歌曾做了最坏 准备:如果官司输掉,就只在中国设一个比较小的办公室。而在2006年初,谷歌中国因牌照问题而可能被迫关掉Google.cn时,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 盖·布林曾对李开复表示:如果在中国无法经营,至少会保障已经雇佣的员工的工作。

  如果说成为首家在华扭转颓势的跨国网络巨头值得庆幸,谷歌现在甚至已经有一些成绩值得称道。进入2008年,人们明显能够看到谷歌开始在一些关键产品上有所突破,比如谷歌音乐,以及在雪灾期间制作的春运地图。

  而且,谷歌在中国的收入已经相当不俗。据三位了解谷歌中国收入的人士对本刊表示,虽然谷歌和百度的市场份额约为25:65,但双方的收入悬殊要小的多。“如果把我们独立上市,会是中国最大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之一。”谷歌中国一名高层对《环球企业家》表示。

  但是,这还并不意味着,谷歌已经进入了从容发展阶段。

  在正式进军中国三个年头之后,它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经历过动荡的2006年和稳定局面的2007年,谷歌和百度几乎将市场上其他对手的份 额瓜分殆尽,这就让谷歌终于必须和其最大的对手正面对峙——格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过去几年间,业界普遍将谷歌和百度的竞争视作搜索技术的竞赛,但现在两 家公司的竞争实则在于品牌。

  当一个互联网新鲜用户需要使用搜索引擎,他会首先想到谁?

  目前看来,百度的胜算要大上不少。虽然对外,李开复已经有勇气宣布:“今天我们的中文搜索明显是行业中最好的。”但是,谷歌内部曾做过一个实验:当把搜索品牌遮掉、仅看搜索结果时,用户会觉得谷歌的好;但一旦标上品牌,用户会说百度的好。

  连李开复本人也承认,过去三年里,谷歌中国的招聘、技术和产品、销售都可以打到95分,创新85分,只有品牌认知度为60分。

  比起搜索技术,品牌的打造与推广或许是谷歌全球上下最不熟悉的领域。即使在美国,谷歌也以不打广告著称,与此恰成对比的是,它从不吝惜于投资在渠道推广上,如用9亿美元重金将搜索框嵌入MySpace。在中国,谷歌的市场团队也已经更换了两拨人马。

  但这是谷歌中国必须尽快做出改观的木桶短板。一道简单的算术是,如果说目前百度和谷歌的市场份额之比是65:25,那么口口相传的效应便以平方关系扩展为4225:625——你可以将此理解为, 每10个人因为他人推荐使用搜索引擎,大约有9个会被推荐使用百度。

  这就意味着,如果不能遏制此一品牌悬殊,在仍处于高速增长的中国搜索引擎市场,谷歌可能重新被百度拉开距离。一些离开谷歌的员工相信,这这将是谷歌中国未来的最大挑战。

  另一方面,在2008年,谷歌中国也终于进入了一个创业元老陆续离开的阶段:其大中华区投资并购总监宓群、中国总裁助理陶宁、产品总监周杰、移动产品经理沈思等人已经陆续离职。而最新一个加入此名单的,是将于2008年12月正式离职的首席战略官郭去疾。

  “很多人在加入谷歌中国之前,就已经告诉过我他们会在一两年后离开。我总是鼓励他们这么做,如果他们自己的创业计划成功,我也会感到骄傲。”对 此,李开复回答说。与外界通常猜测的他会成为谷歌中国一个离职指标不同,李似乎会目送3年来与他共同构架谷歌中国的人们逐个离去。

  所有这些事情似乎都在暗示,谷歌进入中国的第一阶段已经逐渐画上句号。

  非战之过

  直到今天,外界在回顾谷歌进入中国的历程时,都倾向于将其开端简化为因谷歌自身的产品缺陷致使它在2006年时在市场份额方面一落千丈。

  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外在条件,是雅虎中国从2005年到2007年间的变动。

  算得上历史的巧合。2005年7月李开复向微软递交辞呈之后不到一个月,雅虎中国的领导权从周鸿祎转移到马云手中。表面看来,这是两个相互独立的事件,但它们沉默地为中国互联网业定下了至少5年的调子。

  虽然同为中国网络业最早的创业者,且均在业内富有争议,但周鸿祎系工程师出身,从3721时代起即积累着搜索引擎领域的know how,马云则是个更纯粹的商人,对搜索领域的理解显然颇有不如。马云接手雅虎后,迅速将一搜业务叫停,而3721业务也经历着工程师流失、品牌变化等阵 痛。这让雅虎中国在搜索领域的市场份额持续衰减。

  而最具破坏力的,还是周鸿祎本人在2006年6月推出的“360安全卫士”。无论事后如何解释,这款以杀除“流氓插件”而一举成名的产品,毫不掩饰周对前雇主的复杂情感,它首当其冲将3721的插件送上了断头台。

  据艾瑞咨询的统计,2005年年中,李开复转投谷歌、周鸿祎去职之前,百度、谷歌和雅虎在中国还有着三分天下的均势,三家的市场份额为37 : 23 : 21。而雅虎的自堕,及周鸿补上的一击,让雅虎的市场份额到2006年底,已经直落到5%左右。

  当一家公司将大约16%的市场份额拱手相让,总有渔翁得利。

  理论上,谷歌是有机会的。但李开复与微软纠结半年的官司,的确让谷歌一时间无暇它顾。当然,现实中,即使没有这场官司,谷歌中国能在2005年下半年到2006年上半年期间能做的事情终归有限:中国团队远未建立,一切本土化功课也未开始……

  这让一场本应颇费一番角逐的市场份额之争,平静得未被外界注意就结束了。结果是,百度未费吹灰之力接下了雅虎丧失的全部用户。也就是说,百度和谷歌的市场份额在极短时间内变成了53: 23。

  何况,谷歌在中国遭遇的问题并不止于此。

  中国问题

  2005年9月,谷歌中国首席战略官郭去疾在查阅流量数据时赫然发现,过去5个月中,谷歌在中国的搜索量居然下降了18%—— 谷歌已经严重受到了IP屏蔽的影响:当一个用户搜索一个禁忌词汇,他的IP地址会在几分钟内无法使用谷歌,如果一些人共享一个IP,很多人就短暂的同时丧 失了使用谷歌搜索的能力。谷歌的统计发现,任一时间上,居然有5%到20%的搜索用户被屏蔽。

  这是谷歌在中国遇到的一道两难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依靠Google.cn自动过滤一部分不符合中国法律的关键词,但启用Google.cn这一域名,不仅需要对谷歌在全球不过滤关键词的准则进行调整,还需申请中国政府下发的ICP牌照。

  谷歌内部并非没有不解:为什么一定要为了进入某个市场而过滤搜索结果?但李开复坚持进入一个国家就要遵守该国法律的说法,让此事逐渐可以接受。另一方面,虽然多少有些曲折,但从这时起,谷歌中国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性格。

  如果审视以往跨国公司本土化的失败案例,不难发现,很多公司会走向两个极端:或者极度坚持全球原则,或者把全球经验全盘丢弃。还有更糟糕的一种 情况是在这两者之间摇摆。相对而言,谷歌的性格很“中庸”。它既遵守全球规则,又不会逾越中国法律。“这种中庸,其实是在两种文化中‘打’出来的。”负责 谷歌中国对外合作的汪华表示。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因为需要在两种文化中艰难的平衡,谷歌中国的抗压能力反而越来越好。

  为尽快解决身份的合法化问题,权宜之计,是借用谷歌员工投资的赶集网牌照。据当事者回忆,最初,谷歌希望收购赶集网,此一方案未能通过后,便迅 速转为合资。虽然这个过程本身很难说有何错误,但至今回忆起来,这种过于紧张的结果导向的推进,让谷歌丧失了对更多可能性的思考和探索,本身足以证明谷歌 在中国的有欠从容。

  这的确给谷歌中国带来了不少麻烦。信息产业部一度对它是否“违规经营”展开调查,而在2006年2月间,谷歌员工每天都要等待政府公关部门从信产部带回次日Google.cn是否会被迫关闭的最新消息。

  直到2007年7月19日,谷歌才对外宣布它已正式获得ICP牌照,这距李开复加盟谷歌刚好两年。其中的曲折,至今仍无法对外界详细讲述。

  谷歌在中国申请牌照的确并不容易。一方面,它必须符合中国政策、法律的要求,另一方面,它必须满足谷歌在全球范围“不做恶”的种种原则。这就让 它起草每一份相关文件,都必须先给总部各个相关部门审阅,然后再交到中国相关监管部门,绝大多数情况下需要进行修改,然后再循环一遍“总部—中国监管部门 ”的过程。

  这个本来已经相当冗长的过程,还有一个重要的阻碍。据说在2005年至2007年间,每隔两周,中国互联网的相关监管部门都会收到大量举报谷歌的搜索结果有违中国国情的资料。这就进一步拖长了获取ICP牌照的进程。

  “我们最终能够获得牌照,是因为竞争对手实在找不到我们的问题去举报了”,2007年下半年,一名谷歌高层曾对《环球企业家》如此解释。

  “耗”

  人们通常会习惯性认为,谷歌和百度的战争是持续进行、甚至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战役的。但这并非事实。显然,双方都并未丧失对对方的关注,但这并不同于外界所理解的互有攻守。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因为谷歌中国示人以“弱”。到2006年下半年,私下里,许多网络业重量级人物陆续开始表达对于李开复及其团队的失望感,即 使他们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李开复的团队表现得如此之缺乏冲劲,缺乏作为。这甚至导致了连百度都开始将目光转向一个短期更需要关注的对手:阿里巴巴。

  2007年底,李彦宏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被问到百度做即时聊天软件,是否担心会将腾讯进一步推向谷歌的阵营时,李非常轻描淡写的表示:“他们已经就soso合作了,也没有怎么样。”

  但在谷歌中国内部,战略是非常清晰的。“当百度获得了雅虎的所有份额之后我们就知道,跟百度竞争的唯一选择只有一个字:耗,因为扭转这样的市场差距是没有银枪弹的,只有耗到对手出错。”郭去疾说。

  让李开复们有此“保守”决定的原因很简单,他们很早就看到,谷歌中国并不可能被百度彻底消灭:作为网络时代最成功的公司,谷歌正处于其全盛时期,有着足够的资源支持一场区域战争。

  在这样一种判断下,其实谷歌中国真正会遭遇的最大厄运,是管理层的动荡,以及由此带来的战略飘忽不定。也是因此,从最开始,跳槽谷歌不久、并不 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搜索引擎专家”的李开复便展现出他作为管理者的智慧:他比绝大多数人更早意识到,谷歌中国与其去寻找100种改善流量的方法,不如坚 持改善搜索引擎技术——这个想法,即使他早年的搭档周韶宁和王怀南甚至也对此无法完全认同(详情请登陆gemag.com.cn查阅《最长的一年》)。但 事实证明,这一传统智慧意义重大:短期看来,改善搜索引擎是最平淡,最不能带给市场惊喜的,但长期来看,它是一切竞争的根本,是谷歌中国和总部都最容易衡 量成果,也是李最不需要重新发明轮子的功课。

  “如果让我从头去做SNS,那肯定完蛋了”,李开复曾对本刊玩笑说。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谷歌中国坚持于自己的防守位置,它能够较为专注的解决每个阶段的主要矛盾。它曾有断网问题,但随着Google.cn上线而 解决;它曾被对手讥笑为不懂得中文的分词,但它备受争议的推荐搜索和输入法终于证明了这方面的实力;它曾陷入抄袭同行的风波,但但一年后的春运地图,证明 了它能够在本土化基础上创新;它也曾被视为抓取新网页速度慢于竞争对手,但随着整合搜索的上线,这种批评偃旗息鼓;它曾被指为名字不好发音、不好拼,它就 找到了g.cn;它也被业界称为不重视低端客户,但它极为低调的收购了265.com并进军网吧……

  超过三名熟悉百度内部的人士对本刊表示,到了2008年底,百度内部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谷歌技术的压力。由于基础的技术架构比不上谷歌,百度 之前采取了“人工”形式来调整搜索结果。比如,产品经理发现某个搜索关键词结果不如人意,便会将报告提交技术人员解决,相当于打“补丁”。然而,随着互联 网上网页的量级增加,这种工作的压力就越来越大。

  当然,谷歌中国不会有人否认,它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止跌回稳,并非完全因为它的产品品质改善。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推动力,是它采用美国总部常用的与各主流、垂直网站合做,把搜索框置入其中,扩张渠道。这种“远交近攻”的战术,恰好是百度不善运用的。

  如果人们不是那么健忘的话,应会记得,让谷歌在中国的唱衰之声戛然而止的,正是2007年6月它与新浪的合作。虽然与中国最大门户网站的捆绑,并不能立即将其市场份额无限度放大,但它成了用户和广告主信心的一个里程碑。

  过去两年里,谷歌和中移动、网通这样的运营商,以及从腾讯、新浪等门户一直到影视、饮食领域的垂直网站,缔结了极多的合作关系。这对谷歌的搜索量攀升,极有助益。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谷歌只在埋头改善产品——他们从未在战略上忽略百度,并经常思考对方的哪些行动可能伤及谷歌的中文搜索结果。

  一个可能性是,“百度知道”为百度的搜索结果提供了不少优质内容,如果百度知道的内容对谷歌的抓取机器人封闭,很多关键词的搜索质量会瞬间衰 减。因此,谷歌联合中国最著名的社区网站天涯打造出“天涯问答”。即使短时间内,天涯问答的内容不可能像百度知道一样丰富,但只要问答在用户和内容方面能 够牵制百度知道,让后者无法绝对垄断,百度就不会选择屏蔽谷歌搜索。

  沟通问题

  不过,如果只将谷歌中国过去三年的工作归结为低调防守,也失之偏颇。实则谷歌中国有一个比百度更需要面对的“对手”,就是它的总部。

  过去几年里,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一直喜欢表达一个观点:打败雅虎中国的,是它自身作为跨国公司的弊端,比如决策链条太长,考虑问题时难以本土化。张认为,所有跨国网络公司在国际化时都很难做得更好。

  对于谷歌来说,虽然总部对李开复的授权算得上充分,但谷歌有另外的阻力:它比其他公司更在意道德姿态上的完善,而且,它在网络业独一无二的成 功,也让它极度自信于自己的方法论——比如在品牌营销方面,谷歌的缺乏重视,在美国并不算太大的错,但在市场份额落后的中国,就成了无法回避的短板。

  有人说,谷歌中国这盘棋实在限制太多。归根到底,它不是一家创业公司,它也不是一家中国公司。那么,它更像一个需要让各个利益主题满意的一个中 间机构:它必须遵循中国的法律,这需要极多的跨越中美文化的详细讲解;它必须遵守谷歌的原则,有雅虎将其用户的邮件内容交给中国政府的历史在前,谷歌中国 注定了不可能在中国推广任何和个人账户有关的产品,无论Gmail还是社区产品,这就极大缩小它可尝试的空间;事实上,谷歌中国还必须找到对中国团队合适 的激励机制,毕竟,如果想在中国开发出Gmail、Google Earth这样的令全世界惊艳的产品,既需要能让其中国团队对自己的产品拥有充分决定权,也需要能帮他们获得足够的激励——并不难想象,如果一个产品思路 足够好,而它在谷歌中国-谷歌总部的框架下需要很长的决策链条,最终影响其效果,多数人会选择创业。

  虽然这些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尖锐矛盾,但却可能在很多细节问题上伤害其效率。比如,中国工程师普遍能够感觉到,如果飞往美国,很多工作的推进能够比在中国越洋合作快上一倍。

  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内部沟通成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事情。

  多名谷歌内部人士对本刊表示,李开复在美国成长、与比尔·盖茨等美国科技业的重量级人物多年的合作经验,让他恰到好处的扮演了谷歌中国和总部不可或缺的桥梁缔造者角色。

  “开复在推进事情进展方面的能力非常强”,与李合作多年的郭去疾表示,“他一个很突出的才能,是能够很正面的看到每个人的优点,然后找到合作的方式。”

  不止一名谷歌中国员工均对李每天能处理几百封邮件,并总能够快速而清楚地分辨每件事谁应参与、应去调动哪些资源的能力赞叹不已。而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比如开通符合中国法律的Google.cn、将服务器迁往中国等,李又能够表现出足够的坚持。

  事后,李开复也承认,服务器迁移是一个“很大成本的决策”。数据中心是谷歌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每个数据中心都非常大,因此只有少有的几个国家和 地区设立了谷歌的数据中心。“大家都知道中国是很重要的,但是有没有足够重要到要专门做软硬件的修改、支付更多的关税?最终得到的结果是否值得?这些方面 还是有一些辩论的”,李开复说。

  关于谷歌中国对总部施加影响力的一个关键案例,是它将触角深入网吧。

  早在谷歌入华之初,很多员工曾到网吧中进行考察,但发现那里的年轻人都在用电脑听歌、打游戏,便判断这与谷歌的核心业务并无太大关系,直至他们 觉察到:网吧其实是很多青少年接触互联网的第一站。在2006年4月,谷歌的中文名发布时,谷歌中国曾安排总部的一群高管造访网吧,但这群不熟悉中国文化 的人们仍然难以理解这种中国互联网的特殊形态。因此,要说服他们同意此项合作,需要有强有力的实验和数据。

  直到2007年,谷歌中国团队才终于试水网吧的推广:它找到一些网吧中的合作伙伴和用户进行小规模的试点。之所以从“小规模”开始,是因为这一项目的负责人汪华曾在谷歌总部实习过几个月,明白这是一家靠数据说话的公司。

  “你必须先跑到市场中,不但把用户找到,而且通过和产品部门各个部门合作,把测试做出来,把逻辑建立了,把它变成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一个案例。 而且不要一开始就图大图强,不要先试图从根本上去动摇他们的观点——先拿一个个的小成功,证明你的逻辑是正确的”,汪华解释说。

  这就要求,作为拓展业务者,必须能够在谷歌的“语言逻辑”之上,把所有细节抠仔细。

  比如,在网吧这种流动性很大的地方,怎么能确定用户对谷歌有印象?一旦谷歌停止这个合作,是不是效果又都不见了?有没有长期的持续的效果?

  这是数字可以解决的。汪华的团队在网吧里设置的数据统计,谷歌产品的使用率越来越高,这证明了合作对用户的正向影响。另外在很多区域,比如学校 附近的区域,用户的流动性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在和网吧的合作中设置某个产品,它在这个地区的其他非网吧渠道的流量也会上升。

  还有一些问题,则是纯粹的沟通问题。当谷歌中国团队通过合作把网吧首页设成谷歌,总部便有人质疑:这会不会影响用户的自主选择权?“你要用非常 通俗易懂的方法,一个个跟他们解释这些问题”,汪华说。那么,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就解释说:网吧电脑并非用户所有,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网吧主租赁给用户 的,所以用户本身不能给网吧电脑所装的软件进行更改或者设置,这和个人电脑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回到中国的两年时间里,汪华已经成为谷歌中国的明星:既懂得中国市场,又熟悉总部逻辑的双重知识结构,让他能够非常快的推进对外合作。关于个中 原因,汪华最喜欢给出的答案是“坚韧不拔”:“我很多项目从最早的方案到最后变成项目都经历了比较长的时间,比如是两个或者更多的季度。但这个时候我从来 没有怀疑过总部和中国公司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或偏见。所以我认准的项目,就每周都给相关人写信去推进。”

  创造价值

  相比进入网吧这种直截了当的扩张方式,谷歌在中国展开的另一种合作并不会迅速拉动其搜索量,但却很可能在更长时间里提升其品牌认知率。

  那就是与其他品牌产品的深化合作,像谷歌与金山共同将谷歌金山词霸免费一样。换句话说,如果谷歌不愿安静等待自己的产品团队打造出明星产品,它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利用找到拿些在中国市场上已经拥有一定品牌、但商业模式收到侵害的网络应用,以此丰满自己的产品线。

  谷歌和金山的合作,早在2005年时就开始探讨。推动此事的郭去疾,曾参与过亚马逊收购卓越的交易,因此,与作为卓越的投资者的金山公司前CEO雷军算得上熟悉。双方最初的意向,也不过是最传统的思路:在金山的产品上安装谷歌的工具条。

  但随着谈判逐渐深入,郭去疾看到自相矛盾的两点。一方面,数据显示,谷歌中国的翻译功能,流量相当惊人,这意味着,中国人的好学心理让这样一款 产品有很强的需求。但另一方面,大多数中国消费者并未养成购买正版软件的习惯,像金山词霸这种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极高的产品,多数时候是以盗版方式流传的。

  这最终指向了一个想法:谷歌的广告模式效率不俗,它应该可以在长期实现金山词霸的赢利。那么,金山词霸与其和盗版进行艰苦的抗争,不如自己将它免费,换取更大的市场占有率。

  与此类似的,是郭代表谷歌与巨鲸音乐网说服欧美各大唱片公司,将音乐以免费形式通过谷歌发行,同时用广告获取利润(详情请参阅本刊2008年9月上《军备竞赛》)。

  某种意义上,作为谷歌中国最高层次的决策者之一,郭去疾用两年时间全程推进两款具体产品的诞生,在其他跨国网络公司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但这反而 呈现出了中国网络业一直期待的谷歌本色——从其创始人到每一名工程师,所有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去创作一些他们相信可以改变游戏规则的产品——乍看来, 谷歌金山词霸和音乐搜索都不是争夺市场份额的利器,但它们打开了将正版产品免费化的一条新路径。这无疑是谷歌作为一家全球顶级创新公司最应该对中国产生的 影响。

  “如果一家公司国际化的全部 使命就是争夺市场份额,那它必定会走上穷途末路。它需要提供一些新的火种,或者告诉大家如何把鸡蛋立在桌子上”,郭去疾说,“而且,我一直比较相信,当你 有尊严的跟对手竞争,你最终会得到一个有尊严的对手,反之亦然。因为,当你的对手觉得可以一直向你学点什么的时候,它或许也就没有那么急切的消灭你了”。

《谷歌中国第二战》《环球企业家》记者 罗燕 张亮 / 文
  转载于 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