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难想象和理解「死亡」

我是一个很难去面对「死亡」这东西的人,甚至日常生活中不会去「担心」死亡。我甚至想象不出来自己的亲人去世后,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不仅想象不出,甚至还有刻意去让自己不去思考这些东西。

其实有很多伴随自己长大的明星也好,名人也好,很多已经离开了我们。

像是「李咏」,以前有多少接触到一些他主持的节目,春晚上面也不可避免会看到,对他的评价有褒有贬。但是说到他去世了,我始终无法耐心去对待这事情,总感觉他有合适机会就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现在只是退居幕后而已,我始终让自己保持这样的错觉。记得当时他去世时,有同龄人跟我说她父母触动还挺大的,感觉就是完全的同龄人,但是就这样走了。

像是「吴孟达」,这人的去世理论上会对我造成很大的触动,因为我近些年还有系统的去看他和周星驰的电影,。但是我完全没有去看他去世的相关新闻,我不太想面对这东西,我就始终想让自己模糊记忆,让自己感受不那么真实。脑子里还总幻想会不会有他和周星驰合作的下一部电影?听说他也会参演「功夫2」。

还有「安钧璨」,这人还真是参与过我的童年。初中时有同学买了「可米小子」当时那张「青春纪念册」专辑,这专辑对我影响还挺大的,所以我不是后来才从综艺节目中认识他,而是之前就多少有了解。也是近几个月吧,闲得无聊又去多少看点「康熙来了」,又关注到这个人。他去世时我也刻意没有太去关注,但是再重新去完整看一遍他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的经历,对我的触动还是颇大的。像是康熙里缅怀去世明星的那一集;像是安钧璨最后上康熙说「不知道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人记得自己」那一集;像是他最后身体很不好了,还去参加好友刘品言的演唱会的那个片段和背后的故事。触动挺大的,很难真实的去想象这就是一个人要去世前的最后一段时光,这么真实,这么不像……

而最近一次被「死亡」这事情触动到是在Youtube上。

我一直有喜欢和关注奥林巴斯的相机,但是这牌子在国内算是挺小众的,所以会去Youtube看相关的视频。但是因为现在相机市场萎缩的挺厉害,不仅国内是这样,国外也是这样,而且因为一些规格参数,导致它在专业摄影的市占率确实会比其它品牌低一些。所以奥林巴斯整体市场其实都不大,只能说国外是比国内多元化一些,像是体育和野外摄影师比较多一些,每个国家的使用者观点都能了解一些。

而且现在还专业用相机的人感觉年龄都偏大,所以我在Youtube关注的人不能说是中老年人吧,但是都是中年人起跳的,年轻人不太对这东西感兴趣。记得有次看一人抱怨说他们的摄影俱乐部好久没有新人加入了,有一次终于来了一新人,也是「新的老年人」。

虽说奥林巴斯这牌子相对于其它牌子来说小众,用户也偏少,但是这样也有很多好处。其中很大的一个点就是它不像其它品牌那样,营销的因素那么多,品牌之间相互敌对那么多。感觉奥林巴斯就像一个退了潮的海滩,上面有什么都能真实的用肉眼看清楚,甚至光秃秃真实的有点可怕。而其它品牌则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永远能看见浪很高,但是不知道水有多深,水下有什么。

所以看来看去其实Youtuber就那么几个,来回互相等他们定时更新。

然后就聊到今天的主角「David Thorpe」了。

我其实是没有关注这人的,甚至他去世的消息也是一两个月之后在其它Youtuber的社区消息上看到的。

David给我的印象就是说话特别稳,节奏很平,而且不露脸。不像其他人那样说话很有节奏,抑扬顿挫,面部肢体表情很丰富。而且画面永远是直勾勾的文字和照片,还有相机的视频,相对来说偏无聊一些,所以我是没有去特别关注,每次首页推荐了就去看一下这样子。

我很难想象和理解「死亡」插图

而在看他离世后,他儿子帮忙代发的告别视频时,真的挺崩溃的。还是很熟悉的方式,纯色背景加上「A message from David」几个大字,然后语气特别平淡的跟人道别,短短不到40秒,没有任何太感情化的句子,开头和结尾依旧礼貌的去说「大家好」还有「谢谢观看」。

这就是死亡啊,还是一副老样子,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我不太确定他是否真的在最后一刻依旧这样平静,但是他说到很开心在这里分享他50年来的摄影经验,也从评论中学到了很多。他儿子也在视频留言中说这里是他父亲近10年来的喜悦和骄傲,应该挺无憾的吧,能一直保持对摄影的热情,一直保持对生活的热情。

下面是他儿子在视频下的留言:

Hello everyone, We’re sad to report that David passed away on Tuesday 25th. We have been very touched by all the lovely comments from YouTubers who appreciated Dad’s work, and knowledge of photography. This channel was his pride and joy over the past decade or so, and he spent many hours working on it, in the room from which I am writing to you now. He deeply appreciated such interest from his viewers and he never lost his enthusiasm for cameras, or for life. A last farewell video will be posted here within the next couple of weeks. Thanks again to you all – it’s wonderful for us to know how popular Dad was. Carole, Hannah and Jonathan Thorpe

1 条评论

By Evening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