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13年了啊,而我又怎么站在13年后的今天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执着地热爱它。

罗曼·罗兰-《米开朗琪罗》

开头引用一篇我没写完的博客的引语吧,尽管没有写完,但是确实很爱这句话。

前几天腾讯云的香港服务器即将到期,但是上面东西有点乱,像是博客,还有一些工作中的效果展示都堆在那上面。因为怕整理一下有的链接会忘记处理失效,索性没去动,又开了一台新的香港服务器。

之前一台北京服务器挂着自己公司的小业务,为了方便管理用着 Plesk。索性这次的新服务器也为了条例用上了 Plesk。

一切操作完,把博客的内容挪过来,跑起来之后,我盯着它看。

其实我没有写博客的习惯,可能很长时间没有写过一篇,也有时候突然心血来潮写过几篇。

曾经感觉它会是一个技术博客,但是却不曾敢把它写在简历上,因为技术相关的内容只有2篇,一篇完成度90%未发布。

所以感觉它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情感博客。


简单的处理了几个主题相关的细节,我发现它没有底标,索性写上了:

2007~2020 Eveningme’s Blog

望着这数字发现13年了,我深切的记得我是在2007年12月22日申请的 eveningme.com 这个域名,那天对我来说算是有比较重要的意义。当时在 Oray,用着梦游科技(meyu)的虚拟主机空间。

后来出了 me 结尾的域名,但是因为当时注册价格200多一年,作为学生的我有点承受不起,所以没有去注册 evening.me,多少有点遗憾。

然后经历了那个域名转移码不好索取的年代,辛辛苦苦把 eveningme.com 域名挪到了新网上。

再后来2016年从 Dynadot 上发现 evening.me 域名在售卖状态,我发邮件问对方价格,对方说500美金,我感觉好贵,很不服气的决心算了。后来那卖家也挺逗,看我没反应,直接还价说300美金,问我要不要,这比较符合我的承受范围,就一口气买了下来。

后来备案通过,博客就一直运行在 evening.me 上面。

虽然不常写什么,但是看着这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也非常满足。

小转折发生在2016~2017的某一天吧,因为心情持续的不好,不想接电话,没有接到阿里云备案年度审核的电话,备案就丢掉了。

从那之后,博客就被迫挪到了香港服务器上,因为 me 域名后来已经不能在国内备案了。

索性它就变成了一个自由自在的、一直都在的、不常更新的小博客。


其实期间随着技术的日新月异,有想过从 WordPress 换成 Ghost 或者 hexo。总感觉 WordPress 好古老好卡,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甚至不属于不适合这个时代。换 hexo 的想法真的有确切的在实施,但是最后打住了,感觉换成 hexo 之后一切就都变了,甚至属于我的2007年的感觉也随之不在了。

后来就索性留在了 WordPress。尽管我不太知道 old school 什么意思,但是我好想说这样的挺好的,它看起来很 old school。


不知道是年龄大了还是时代确实变了,其实挺怀念大家原来用 QQ 空间的时代。每个人时不时的会洋洋洒洒写几百字的日志,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尽管都是特年轻的时候,但是感觉大家都自成一派,好有自己的思想。像是每个人都在探索自己「非主流」的观点和想法,那个时代刚过时感觉好土,终于摆脱了。但是10多年后却异常怀念。

感觉现在朋友圈的 N 天可见,和一句话配上九宫格照片,显得再岁月静好,再唯美,也不如那个用文章表达自己想法的年代来让人觉得美。感觉再也无法完整的去了解一个人,隐私权变得宝贵,心与心的链接却变得疏远。

尽管我说我不是一个爱表达,爱写博客的人,但是我朋友圈一直全部显示着。我希望别人能够从每一年的点点滴滴中了解我,可以望眼欲穿。


有时感觉时间在向前发展,人的感情却向后倒退。

前阵子在回复个人邮件时,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邮件结尾的签名,索性挑了一个当时惊艳到我的邮件签名「敬颂时祺」,是当时 Apple 开发者平台客服发邮件时下面写的,感觉很好听,索性写在了自己邮件签名上。

然后就特怀念写信,写邮件。

自己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的经历,感觉那是属于两个人的洋洋洒洒,既有 QQ 空间写日志的感觉,又有私密性。

自己还有去搜现在还有没有交笔友的方式,发现唯一的好方式就是百度贴吧-笔友吧了。有来回翻了翻帖子,但是没有寄予实施。


一直感觉现在的自己是在背负着原罪在生存。说到博客13年了,原罪可能也至少13年了,假如当时不是常年翘课在家呆着,也不会去琢磨要给自己建个博客。它在时间的充裕里诞生, 也伴随着长时间的混沌而无法做到按时更新,更新积极的内容,更新系统的学习。

总感觉原罪伴随着自己一起跟岁月流淌,它们永远无法被洗涤掉,有他们在的日子里,我是不好好上学的周超然,我是学历不高的周超然,我是对待感情不够认真的周超然,我是性格暴躁恶劣的周超然,我是不敢追求自己生活的周超然,我是不敢真实拥有更高追求的周超然,我是在旋涡中挣扎的周超然,我是无力无助的周超然。

在这些日子里,我的生活圈子越缩越小,我的至交很固定。尽管有些许小赞美,但是我却不敢表达给外人,表达给更多的人。总想维持现状,维持所谓的小纯粹、小美好。

曾经也想过能不能一下子翻身,是不是猛地获得某些东西就可以抵消这种种所有?而在追求这些虚无缥缈梦幻的东西时,发现自己留下了更大的阴霾。

就像开头引语里提到的,现在的我是完全排斥只有结果而没有过程的事情,我很排斥所谓的一下怎么怎么着,一夜怎么怎么着。我希望解决问题是要有过程的,比起答案我更希望看到那一步一步的过程,好让我知道我确实是解决了,每一步每一步都稳妥了,将来再遇到这样的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希望我将来的每一天还有野心去畅享我的未来,而不是唯唯诺诺的标准越降越低来映射我那脆弱的内心。我希望我对待我心爱的事物我可以去大胆追求它们,我希望我喜欢摩托车,我说我现在要买 Rebel 500,将来我要 Bonneville Bobber,我要上「京A」,我希望车牌号可以是「京A90522」。而不是标准越降越低说要不然买个 CLX 700 吧,实在不行 Imperiale 400 吧,我不希望这样啊,我希望我喜欢的事物永远能带领我昂首前进,而不是在唯唯诺诺中变为牺牲品,变为遗憾。

我很喜欢我自己公司的 Slogan -「愿有一天世界晴」。

尽管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过程还是结果。

Add comment

By Eveningme